海南4十1彩票中奖规则 > 历史军事 > 最强农女之首辅夫人 > 第203章落入算计

第203章落入算计

海南4十1彩票中奖规则 www.hyfpq.com 作者:蓝牛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    陈阁老从苏荩赶考时便相中了他,等他高中状元,又是苏家大长房长孙,就更加满意,主动提出结亲,二房的苏渝连跑了几趟,都被苏荩一口回绝,任凭陈家女儿美若天仙就不同意

    陈江现在带着人给苏荩灌酒,顾楚寒微微眯起眼,眸光飞速的扫了一圈,知道苏荩不能饮酒的人应该不多。

    “苏大人当成不给我等这个面子”陈江笑勾着嘴角,挑着眉问。

    “知道苏大人不胜酒力,我们只敬这一杯”另几人也纷纷笑道。

    苏??醋拍遣恍〉木崎?,只一樽酒足以让他醉倒。只是他今晚却不能醉他若醉了,九儿还非百毒不侵,怕是要落入他们的算计。

    看他迟疑不愿意,顾楚寒也知道这一杯酒能撂倒他,伸手夺过,“陈大人是普通敬酒还是要一笑泯恩仇”

    一笑泯恩仇这就是说陈江在报复苏荩不愿娶自己女儿,心(胸xiōng)狭隘。

    陈江心中暗恼,笑问,“长兴伯这是准备替酒了我等欣赏苏大人才来敬上一杯,长兴伯若是替酒,可要罚三杯”

    解释有点烂,又转对着顾楚寒了。

    “苏大人毕竟授业予我,这杯酒我也该喝”顾楚寒说着举起酒杯示意一下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烈酒入喉辛辣火烈,不是她这边甘冽清醇的低度酒。

    “长兴伯好酒量还有两杯”陈江笑道。

    顾楚寒伸出酒樽。

    陈江亲自倒酒。

    “让陈大人亲自斟酒,不敢当”顾楚寒一笑,再一杯饮下,脸上已经飘红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千杯不醉的顾伯爷,好酒量我等佩服”陈江几个称赞着,又倒了第三杯。

    李秋瑶担心的看着,可这男人间的敬酒往来她又不能说话,只能心里担心着急。本来就喝了不少,就算再千杯不醉,可那么三樽酒,看他神色就像烈酒,还不醉死过去,伤了脾胃

    苏荩面色寒霜,抓住顾楚寒的手腕,不让她再喝,伸手夺她酒樽。

    顾楚寒横他一眼,“有始有终这是第三杯”这货喝醉就没好事儿她可不想被这个醉鬼折腾

    “苏大人这是不舍得了”陈江满脸笑容意味深长。

    顾楚寒夺回酒樽,直接喝尽。

    “好陈某佩服”陈江伸手把顾楚寒手里的酒樽接走,几个人毫不拖泥带水转(身shēn)离开,又朝其他人敬酒喝起来。

    顾楚寒摇摇头,意识开始有些不太清楚。

    “九儿”苏荩拉她坐下。

    顾楚寒重重坐下,掏出严俊风给她带的鼻烟壶衣袖遮挡着放在鼻息下,一阵沁凉悠长的入鼻,意识稍稍回笼,“没事”

    “把酒((逼bī)bī)出来”苏荩低声教她。

    顾楚寒运气,却发现她内力尽失,完全使不出来,脸色一变,犀利的目光瞬间盯住陈江,“那三杯酒”

    苏荩脸色一冷,忙掏出一颗千毒丸给她。

    顾楚寒摇头,“不用浪费它,没有用”

    “先吃下”苏荩固执道,伸手捏住她脉息。

    顾楚寒只得听他的,把一颗千毒丸吃下。

    “呦苏大人和顾伯爷这是做什么呢”马文跃突然走过来,站在两人前面,居高临下的笑看着。

    “解酒丸,马世子要来一颗吗”顾楚寒邪肆的抬眸。

    马文跃哈哈大笑,“原来顾伯爷千杯不醉,是解酒丸支撑马某人今(日rì)真是见识到了竟然有如此神奇之物,自当讨要几颗也做一回千杯不醉的酒桌侠客”

    苏荩眸光(阴yīn)霾,他都没有察觉陈江那三杯酒有问题,九儿中的药,是在马文跃(身shēn)上

    “拿钱来买”顾楚寒直接道。

    马文跃挑眉,“顾伯爷领着三份俸禄,小小一颗解酒丸还要拿钱来买”

    “我穷啊比不得马世子家大业大,家族底蕴深厚想要娶心仪的姑娘回家,总要有资本(娇jiāo)养着她你说是不是”顾楚寒也挑起眉。

    马文跃笑起来,“顾伯爷是(性xìng)(情qíng)中人,说的确有道理只是不知道,苏大人把脉是把出个什么来了吗”

    苏荩收回手,“若马世子这点心(胸xiōng),此生无望了”

    马文跃眸光一(阴yīn),嗤笑一声,压低声音,“苏大人这是怕了吗你也会怕吗”

    苏荩抬眼幽厉的盯着他,“药是你下的”

    马文跃哈哈哈笑起来,“那你会怎么做呢”

    “你找死?!彼蛰F骄驳目醋潘?。

    马文跃笑的更加欢快肆意,余光看到秦妤,眼底闪过悲戚。他为她认下,她却连看都不曾看他一眼

    这时刘公公过来,冲着苏荩行礼,“二公子太子有请”

    苏荩猛地抬眸,这里面还有赵璞插手

    “二公子太子还在等着二公子呢”刘公公笑着道。

    顾楚寒冲他微微摇头。

    刘公公催了三遍,苏荩垂眸掩下眸中暗芒,叮嘱顾楚寒,“就坐在这里,哪都不要动?!?br />
    “好我哪都不动”顾楚寒点头。她吃了千毒丸,什么毒都不怕不会有事

    “我去去就来”苏荩低声说完,起(身shēn)随刘公公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小心”看他离开,顾楚寒心下警惕,赵璞这个存在感低微却一直老老实实的太子怎么会突然插手

    大厉皇帝都子嗣单薄,存活下来的也只太子一个,只要他熬到贤正帝驾崩,就能登基为帝坐拥江山了。又没人争没人抢,难道只是拉拢苏荩,提前示好的

    越想顾楚寒脑子越想越不清醒,意识也渐渐有些飘离。察觉到意识不清,立马又拿出鼻烟壶放在鼻息下。

    却又有人来给她敬酒,“顾伯爷既然都吃了解酒丸,想必再饮酒千杯也无事,我等敬顾伯爷一杯”

    顾楚寒看着眼前模糊重影的人,说的话也听不太清楚,闭上眼摇摇头,狠狠拧了自己一把,“真的不能再喝了你们这是非要把我撂倒啊我要是御前失仪,被治了罪,再罚了板子,你们可得替我了”

    “顾伯爷说笑了区区一杯酒而已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能再喝了喝醉了”顾楚寒笑着摇摇手。

    “我来替他喝吧”穆霄过来。

    几个人哀嚎,“祁王爷不带这样的啊”

    穆霄笑了笑,“怎么替喝也要饮三杯才行”

    顾楚寒听话的坐着就不动,既然穆霄出头,那就让他喝吧

    几个人推杯换盏,穆霄替她喝下三杯,然后坐在她旁边,“二弟是被太子(殿diàn)下叫走了”

    顾楚寒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喝了多少醉了”穆霄看她两颊绯红,眼神有些迷离,映衬的一张俊美漂亮的脸更是惊艳无比,忍不住眸光闪烁。他还从未见过哪个女子能如他这般相貌风采,如果他是苏荩,只怕也会心甘(情qíng)愿为他沉溺吧

    顾楚寒摇摇头,“不少但是还无碍”

    “先别坐在这了,不然等会还会有人来敬酒到外面吹吹凉风吧”穆霄提议她。

    “不去就坐这”顾楚寒拒绝,拿着鼻烟壶掩在宽袖之下,轻轻嗅着,让自己保持意识清醒。

    场上不知道谁起的头,又开始跳起歌舞。

    那袅袅琴音仿佛拨在心弦上,让顾楚寒不自觉的心痒痒的,手中的鼻烟壶也渐渐失去用处,意识越来越不清楚,但眼前的景象却越来越清晰了。

    刚刚离开的苏荩去而复返,却穿着薄薄的睡袍长衫,敞着怀,露出如玉般的肌肤,紧实精壮的(胸xiōng)膛,清绝的脸上带着潋滟蛊惑的笑,冲着她叫,“九儿”

    顾楚寒不自觉的两眼迷离,应着他。

    他长衫一边滑下肩膀,面色绯红的朝她伸出手,“九儿过来”

    她早就栽在这个人(身shēn)上,不惧他有什么算计(阴yīn)谋,一心想要他又如何抵抗这般艳色顾楚寒点头,“好”起(身shēn)朝他过去。

    穆霄看她口中说着好站起(身shēn)来,以为她又愿意去吹吹冷风,冷静清醒一下,也笑着起(身shēn)跟她一起,“我扶着你吧”

    顾楚寒根本听不到他的话,抬脚跨过矮几,脚下却一个踉跄。

    穆霄看她(身shēn)子摇晃站不稳,连忙抓着她的胳膊扶她一把。

    顾楚寒意识回来,抬眼看前面,哪有苏荩,只是几个跳舞的宫娥,又扭头看穆霄担忧的样子,深吸口气,“多谢”

    “不必谢走吧去吹一吹凉风好一些”穆霄笑道。

    顾楚寒笑了下,眸光幽深,“好”

    两人一起出了宫宴大(殿diàn)。

    外面的凉风吹来,顾楚寒摇摇头,拍了拍脑袋,意识也更加清醒了。

    “你好一点了吧”穆霄问。

    “好多了以后可不能喝这么多的酒了”顾楚寒朝着湖边走去。

    穆霄也跟上她,“酒多伤(身shēn)即便你酒量好,也要少喝了”

    顾楚寒指着湖里奇怪道,“那是什么”

    穆霄也走进了看,笑道,“是锦鲤”还醉着呢

    “真的是锦鲤啊我想要”顾楚寒抬头看着他,“你帮我抓一个吧”

    她精致漂亮的脸庞带着期待,有些迷蒙氤氲的凤眸波光流转,穆霄转过头,“二弟的院子里也有湖,湖中养着不少锦鲤,你若是喜欢想要,他必不会吝啬”

    “我想要它,你帮不帮”顾楚寒很快气鼓起来。

    穆霄有些无奈的失笑,“可这怎么给你抓”

    顾楚寒眸光飞闪,在他后面狠狠踹上一脚。

    穆霄根本没有防备她会踹他一脚,还下那么大力气,一下子(身shēn)形不稳,眼看着要栽下水,他急忙提气稳住(身shēn)形想要避开。

    这边顾楚寒却是三连踹,砰砰又连着给他两脚。

    穆霄彻底栽下去,扑通一声落进水里。

    “快抓快抓我要俩抓大的”顾楚寒拍着手喊一句,赶紧溜。下去喝个饱吧

    她踢的三脚却不是乱踢,穆霄觉的自己腿上麻筋被狠狠踢中,在水里完全不管用,纵使他会游水,也扑腾了好一会,等他爬上岸时,哪里还有顾楚寒的(身shēn)影,早跑的没有影儿了

    穆霄眸中利光闪过,顾楚寒根本没醉

    顾楚寒到了偏(殿diàn)这边廊下,然后醉倒在贵妃靠上。

    两个宫女过来,推了推她,“顾伯爷顾伯爷”

    “嗯”顾楚寒只哼哼一声,“我没有醉走开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一眼,架起她,七拐八拐就进了一旁的庑房。

    里面躺着的是贤正帝的美人,于美人。

    顾楚寒心中暗骂,原来在这等着她这宫里的女人都是皇上的就算是宫女,她(身shēn)为臣子,要是敢碰,也是大罪更何况还是在宫宴上,她要是因为喝醉酒睡了这皇上的女人,这条命就彻底玩完了

    先是封了她功力,又是迷幻药,又借赵璞的口把苏荩叫走,准备的还真是充分怕是连穆霄带她出来吹风都算计在内了

    两个宫女把她扔上(床chuáng),从里面闩上门,然后敏捷的翻窗出去,又把窗户关紧。

    (床chuáng)上的于美人也被下了药,全(身shēn)潮红,嘤咛着撕扯自己的衣裳,顾楚寒被扔上(床chuáng),立马就朝顾楚寒缠上来。

    “卧槽”顾楚寒低声咒骂,两手迅速结出一个(阴yīn)魂印。

    宫里除了女人多,鬼也多很

    不时就有两个鬼影飘了过来。

    顾楚寒一看,倒吸口气,“收起你们的脸,吓死我了”

    一宫女一太监一个伸着舌头,翻着白眼,满脸青紫瘆人;一个满脸血,脑袋开瓢,看着她的样子,像是翻她一眼,不过还是收起自己的鬼样子,变成正常鬼魂的状态,“大人召唤我们过来有何吩咐”她那招魂印很是奇特强大,让他们丝毫生不出反抗之心。

    “一个去外面盯着,一个等会把我弄出去”顾楚寒忙道。

    看看她的样子,又看看被她不停推开的于美人,两人都是在宫里枉死的大鬼,死后魂魄也离不了这皇宫,看了太多太多,哪还有啥不明白的。

    那太监鬼自发到外面去盯梢,宫女鬼在屋里准备帮她。

    “等等外面有人”太监鬼飞快的返回。

    顾楚寒(阴yīn)沉着脸,这是准备随时捉(奸jiān)也不等她把事儿办完不对这个美人是皇上的女人,她根本不用办完事儿,只要被抓住和她衣衫不整的出现在一个屋里,她就完了

    “你们说,我现在该咋办”她抬眼看着两鬼,手下还推开于美人。

    “先演一场戏给他们然后换个人进来”宫女鬼冷声道。

    顾楚寒勾起嘴角呵呵笑,扭头看向满(身shēn)潮红衣衫不整的于美人,朝她伸出魔抓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光棍们明年继续光

    不光的,今晚脱光光更刺激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qianyiyuan88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海南4十1彩票中奖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