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南4十1彩票中奖规则 > 都市小说 > 我和女主在一起了 > 70前玉恒前辈

70前玉恒前辈

海南4十1彩票中奖规则 www.hyfpq.com 作者:向梦而生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
    此为防盗章, 感谢每位支持正版的小天使们~  沈夭倒也不避不闪,态度与往常并无不同。

    见她这般,沈笙先是一愣, 旋即却是忽然哈哈大笑起来,似狂似癫, 泪水顺着眼角不断滑落, 叫屋内之人面面相觑,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你们走吧?!狈氯粼诤砹锓帕艘患芄姆缁? 破碎的声音沙哑又压抑。

    “长生, 你不要太难过了?!鄙蚶婕獍? 心里也是十分难受。她想,如果是她,就算没有灵根, 最多也就是不开心一会儿, 过段时间就好了。

    沈笙闻言, 不满血丝的眼睛看了过来, 几乎是嘶吼道:“滚?。?!”

    沈梨被这吼得有些懵,张口便想反驳。却被(身shēn)旁的沈夭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走吧?!鄙蜇怖派蚶?,转(身shēn)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番(情qíng)形叫沈卓有些不知所措, 看了看沈夭两人离开的背影,又看向(床chuáng)上已经闭上眼睛的沈笙,张了张口, 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保重!”沈拓道。

    他这是提醒了沈卓, 连忙跟着说了一句, 跟着一同出了门。

    出来便见前面不远处的沈夭两人。

    “真是狗咬吕洞宾,不识好人心?!鄙蚶娣呷?,要知道,从小到大她都不曾受过这般气,“没有测出灵根的人多了去了,也没见人像他这般。我们好心去劝导他,他倒好,发那么大脾气,也就是我们不计较,若是旁人,肯定得叫他吃一番苦头。小夭,我说的话你听见了吗?你就一点也不生气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们去劝他,他就一定要接受吗?”沈夭问道。

    沈梨被问得一愣,这个问题她没有想过。

    “他心中定是有事,才这般?!鄙蜃康?,“只望他能看开吧?!?br />
    四人一时无话,院中安静急了,对面的屋里隐隐传来了哭声。想必是没有灵根的沈燕等人在哭吧。说来他们院中,总共11人,测出灵根者便有8人之多,其中沈夭更是测出了上等灵根,就分家而言,实在是破天荒了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沈雅虽说确实(身shēn)具灵根,可只是中下等三灵根。此时窝在房中,估计心思也不平稳。如此一来,倒是不如干脆不知自己是否(身shēn)具灵根,如此一来,待测出有灵根之时,便不会过于失望,也容易保持平稳的心境。

    四人分别之后,沈夭在房内坐了一会儿,便出门去敲了沈平的房门。沈平开门之后倒也不见惊讶,只将人请进了屋里。

    “沈夭姑娘可是为了沈笙之事而来?”沈平问道。

    沈夭摇了摇头,她来并非是为了探听沈笙家事,不过也确实是为他之事而来,见沈平没问,也不卖关子,道:“还请先生送沈笙归家之时,告诉他的家人。有一位同他交好之人,测出上等火系单灵根,乃是此届稚子之中资质最佳者?!?br />
    “沈平定不负姑娘所托?!鄙蚱街V氐?。要知道,这短短一句话,不仅仅将会改变沈笙在家中的地位,同时也是在暗示他,莫要因为沈笙无灵根便怠慢了他。

    “如此,便多谢先生了?!鄙蜇残α艘幌?,便转(身shēn)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如往(日rì)一般悠悠而去的沈夭,沈平内心竟然涌出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,只道活该此人(身shēn)具绝佳资质,如此年纪,便这般宠辱不惊,又如此心思细腻,(日rì)后定然是人望尘莫及的天之骄子了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快到之时,沈平带着沈笙出门了。沈笙的状态并不好,不过这一路沈平会其多加照拂,应该并无大碍。之后,沈夭与沈梨等人告别,各自随着接引者而去。值得一提的是,前来接引沈夭的,正是在测灵台上辅助稚子们测灵根的女修,名唤沈欣,是黄阶之中实力超凡的弟子之一。

    她自是乘着那只状若凤凰的美丽鸟类而来,对待沈夭的态度十分(热rè)(情qíng),见沈夭这番宠辱不惊的模样不仅没有一丝被怠慢之感,反而内心对沈夭更加重视,见她不喜(热rè)闹,便也不再往上凑,只细心的放出防御罩将人护好。

    “沈欣师姐,请问这是你的灵宠吗?”鸟背的羽毛十分光滑,本以为会脚滑的沈夭站上去之后才发现并不会,而且还很稳健。并且,这光泽近看了便是金属之光,足可见这羽毛坚硬之程度。

    沈欣听到这个问题,心中一愣,旋即立刻想到,沈夭的出(身shēn)。她五岁时父母双亡,之后便被归置到一个小村子里,由一个老仆照顾??梢运凳嵌孕拚嬷乱晃匏?。思及此,沈欣回道:“嗯,它叫云鸾,是一只七彩丹雀?!?br />
    “云鸾,这名字真好听?!鄙蜇苍薜?,“长得也十分漂亮?!?br />
    “咕啾~”(身shēn)下的七彩丹雀叫了一声,在空中盘旋了几圈。

    “它听懂了我在夸它?”沈夭有些惊奇。

    “嗯,云鸾十分聪明?!鄙蛐滥芄桓芯醯皆起礁咝说男?情qíng),也跟着开心,“七彩丹雀原也算是凤凰一脉,只是传至今(日rì)血脉已十分微薄。尽管如此,却也与其他灵兽大为不同了?!?br />
    “嗯?!鄙蜇驳阃?,暗道无怪乎云鸾长得类似凤凰。

    云鸾又在天空盘旋了两圈才缓缓落地,沈欣道:“师妹,我们下去吧?!?br />
    “嗯。劳烦师姐了?!鄙蜇补郧傻慕稚旃?。

    “师妹客气?!鄙蛐牢兆∩蜇驳氖?,带着人轻轻飞起,缓缓落地。动作轻柔之中带着几分飘逸。

    “多谢师姐?!鄙蜇参⑽Ⅱナ?,“亦多谢云鸾?!?br />
    “咕啾~”站在沈欣肩膀上的云鸾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师妹,看来云鸾很喜欢你呢?!鄙蛐佬Φ?。

    “我也很喜欢它?!鄙蜇驳?。

    却没想她这话一出口,站在沈欣肩膀上的云鸾却是忽然将头埋进了翅膀之内,竟似害羞至极,看得这师姐妹二人相视一笑,顿时将这方沉闷的空气给撕开了一到口子,叫人连连侧目。

    “涤魂阶前(禁jìn)止喧哗!”(身shēn)后忽的传来一个稚气未脱的声音。

    沈夭循声看去,迎面走来的是三个锦衣玉面少年郎,皆是在测灵台上测出单双灵根之人,出声训斥之人,便是走在三人中间冷着一张脸的沈瑞。这是一个骨子里就十分严肃的孩子,与当(日rì)故意端着架子装深沉的沈卓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“师妹,师姐便送你至此,告辞了?!鄙蛐朗樟肆成系男σ?。

    看着云鸾在天空盘旋了一圈方才离去,沈夭的内心涌起了以后也要养这么一只可(爱ài)灵宠的想法,不过马上又被否定了,这养灵宠估计和养孩子差不多,别人家的总是可(爱ài),自己动手了就会麻烦了。想想以前那些铲屎官朋友,果然,还是要交一些养了灵宠的朋友才是最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一阵带着冷香的风让沈夭回了神,却见此时广场之上除了他们这些即将入学的稚子,还站了一排十来个(身shēn)着天青色锦袍的修士,这一眼看去,个个容貌极佳气度不凡。沈夭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。余光扫过方才沈瑞提过的涤魂阶,好家伙,一眼看不到尽头,这怕是要走到猴年马月里去吧?

    “涤魂阶,乃是我们沈家祖先留下的一条可以扫((荡dàng)dàng)心中郁结之气的阶梯。此阶一人一生只能登一次,登阶者需是未修炼、年满12岁者。心(胸xiōng)宽广,少思少虑,方可在修炼之途中少遇心魔?!币恢谛奘恐?,为首的那位说道,“你们且去吧!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众人皆看向沈夭。

    这是叫她先行了。

    一步踏上涤魂阶,原本安静的环境忽然嘈杂起来,前方仿若有千千万万之人在同时各说各话,吵得沈夭烦闷不已。不由得加快了脚步,想要去看一看究竟是谁在那里吵闹不堪。脚下步伐越来越快,可吵闹之声却仿佛始终在前方不远处,然而却也始终到达不了。

    意识到这点的时候,沈夭忽然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走了许久,她除了感觉到吵闹,竟丝毫没有感到累。她回头看了看,(身shēn)后是长长的台阶,云雾缭绕之间她只觉得自己仿若置(身shēn)于天宫。

    其他人去哪里了?

    沈夭想着,难道她走得太快,大家都还在后面?要不要等等他们?忽的,她耳朵动了动,那乱哄哄的嘈杂之声,似有些熟悉。她转过(身shēn),看着前方。放慢呼吸,仔细倾听。

    “爸爸妈妈,我好想你们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爹、娘,你们什么时候会回来呢?”

    “我好冷啊……爹娘、我好冷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狗蛋……”

    这千千万万的不同的声音,居然都是她自己在说话么?!

    耳中嗡嗡作响,似有千万飞虫在里面齐齐煽动翅膀,它们开始往里面钻了,大脑之中开始嗡嗡作响了。

    沈夭用力的捂住耳朵,却没有丝毫的用处。她所有一切的从容与淡然都只是表面现象,她表面越是淡然,内心便越是火(热rè)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从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?!是爹娘离世还是遭遇恶仆折磨之时?亦或是更早?

    不能再这样下去了,再这样下去,她或许将会成为第一个被自己吵死的人!那传出去可真是要叫人笑掉大牙了,别说别人,她现在想想都要笑死了。想到这里,她忽然仰天哈哈待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笑了足有一盏茶的时间,才缓缓停下。她肚子都笑疼了,眼角都笑出了泪花,嗓子也笑得沙哑了,却前所未有的畅快。她深吸了几口气,闭上了眼睛,气息慢慢平静了。周围的声音陡然一下子就消失了,安静得让她有些恍惚,(身shēn)子摇晃了几下,终是稳住了心神,一步一步,朝前方所剩无几的台阶走去。

    鬼面蜈蚣见一击不中,毒液再度喷(射shè)而出,沈流光将手中之人扔下,双手微动一道水墙挡在面前,毒液与水墙相撞,竟不溶于水,反而在腐蚀水墙。

    被扔下的沈明被旁边追来的沈驰接住,总算是稳住了(身shēn)形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沈明摇头,看着挡在他们面前沈流光的背影,终于平静了下来。二人相视一眼,便拿出各自的法器朝鬼面蜈蚣攻去。

    赵默自是不甘落后,他亦是使剑,可他的剑是上等法器,配合他体内灵力,招招剑气凛然。只见他提剑一跃而起,趁着鬼面蜈蚣被沈流光三人牵制,只听铮铮之声,黑风中夹杂着火星,是与那蜈蚣的千足缠斗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呸,呸呸呸!”从谷口跑出来的人连吐了几口,才将口中的灌进的尘沙给吐干净,“这到底是谁啊,居然惹到了鬼面蜈蚣!可惜了我的七星草哟~”

    “有这番阵仗的,定然是沈家内门弟子来此历练了?!?br />
    “方才,我瞧见他们入内,便知大事不妙,幸好跑得快?!?br />
    “这些个弟子当真是不知人间愁苦啊,这望断谷中的灵草于我等而言,便是难得珍宝,我等皆是为此而来,千辛万苦避开那六阶的鬼面蜈蚣,他们却是来此历练,进谷便是冲着那妖兽去的。唉?。?!”

    “可恨不是生在沈家?!?br />
    “别说沈家,便是家族……罢了,与其在此处自哀自怨,还是去别处多寻些宝贝?!?br />
    “是也是也!”

    说话的几人回头看向望断谷,谷内黑风阵阵,乌云滚滚,依稀可见里面人影闪动。忽的,只见一束晶莹透明的白光自天而下将黑风乌云一扫而空,动((荡dàng)dàng)的灵气刮起的飓风吹得站在谷口的几人又后退了数步。www.kuangsha.net更刺激小说请关注微信公众号:qianyiyuan88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海南4十1彩票中奖规则